橡塑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迈克尔J博斯金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吗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3:50 阅读: 来源:橡塑板厂家

迈克尔·J·博斯金: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吗?

考虑到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包括中国)所面对的人口结构压力,没人会希望有可能回到危机前的繁荣岁月。

发自斯坦福——

在2008至2009年大衰退之前的25年间,美国分别经历了两次温和短期衰退以及两次强劲长期的增长。在全球范围内,收入迅速上升;通胀并不明显;股票市场一片欣欣向荣。此外,1980年代早期那场从上一场大型衰退中走出来的经济复苏则带来了持续1/4个世纪的,前所未有的强劲稳定宏观经济繁荣。但如今,回归增长之路却比以往更加艰难。

自大萧条以来美国经济的复苏其实不是持续的,其中存在着反复的涨涨跌跌。事实上,在近十年来美国从未连续三个季度实现3%的增长。虽然低油价对消费者有所裨益,但这一收益在某种程度上被更低的能源投资所抵消,而更强势美元所产生的影响则不断加大。

而面临这种状况的可不仅仅是美国,虽然大多数欧洲经济体如今都在低油价和货币贬值的帮助下恢复了增长,但经济扩张之路依旧疲软。即便是那些本应在未来几年承担全球增长引擎任务的主要新兴经济体都陷入挣扎之中,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增长幅度下滑,巴西和俄罗斯都出现了收缩。

当一场繁荣或是衰退持续如此之久时,它就开始变得似乎将无尽期地持续下去。在危机过去六年后,一些知名经济学家开始思索是否投资不足和/或科技创新的红利缩减已把全球经济推入一个更低增长以及生活水平的提高(如有的话)放缓的“新常态”中。一些经济学家将此称之为“长期经济停滞”--这是种提示大好时光已经永远终结的时髦词汇。那他们又是对的吗?

总体经济增长大约为工作时长(劳动者数量或者工作小时数的增长)以及生产力(每小时劳动的产出)增长的总和。如果某年的生产力提升了一个百分点,那下一代人的生活水平将随之提升1/3。随着时间不断累积,即便是极为细微的生产力提升都将带来极大的影响。

虽然经济学家们对资本投资,技术革新以及提高劳动者知识技术水平这三者中哪种更能提升生产力众说纷纭,但它们都有其积极作用。根据本人与刘遵义教授最近所做的研究,自二战结束以来,科技是推动G-7经济体生产力增长的最大动力。

在这一前提下,美国的生产力增长放缓--自2010年以来年均仅增长0.7%--令某些观察家将这一放缓归罪于科技进步过慢。这些悲观主义者,比如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都认为新的科技创新都不可能像上世纪的电力,汽车和计算机那样为生产力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乐观主义者则认为,智能手机、大数据、纳米技术进步,机器人技术和生物科学预示着一个科技推动生产力提升的新时代即将到来。他们指出虽然无法预测哪一种是下一个“杀手应用”,但总有一天会被研制出来的。

双方都引用英特尔的联合创始人戈登·摩尔(Gorden Moore)所创立的摩尔定律来作为论据。该定律认为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悲观主义者认为增长将变得更为困难和昂贵;乐观主义者则认为这一定律将随着芯片向3D阵列发展而继续有效。

很显然,科学技术发展的轨迹是难以预测的。事实上,许多新技术的商业价值连其发明者都难以辨明。当古列尔莫·马可尼(Guglielmo Marconi)在一个世纪之前实现首次跨大西洋无线电传输时,还只是想在点对点传输方面和电报竞争;却从未预见大众广播收音机会因此诞生。托马斯·爱迪生发明留声机只是为了帮助盲人--甚至还上诉至法院要求禁止将其用于播放音乐。

而令事情进一步复杂化的则是推动下一波生产力提升的科技进步很可能在医疗卫生这类部门产生,而它们对经济的影响则极为难以测量。经济学家相信许多在医疗卫生质量方面的提升--例如对白内障和心脏疾病的更有效治疗--有在实际GDP方面得到准确的体现,甚至因为价格提升而受到错误报道。如果要更精确地评估经济发展,就必须有更好的手段来测量这类变革。

无可否认,科技推动的增长也会带来某些风险。当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将导致广泛结构性失业的旧忧虑还未彻底被撇除之时,科技和全球化已经对发达国家中几乎所有高技术工人群体造成了工资压力。国民收入中的资本收入比例不断上升,而劳动报酬所占比例则不断下降。但实施一些限制潜在生产力提升技术的政策则是极端愚蠢之举。

为了推动更具活力的增长以及与之相关的生活水平提升,政府应当确保私人部门有足够的激励因素去实施创新,创业以及投资于实物和人力资本。比如说政府官员们应该减少繁文缛节、控制赤字和负债、颁布有助于资本形成的税务政策、改革教育体系,并向科研部门追加投资。

当然,考虑到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包括中国)所面对的人口结构压力,没人会希望有可能回到危机前的繁荣岁月。但这些激励因素却代表着了实现持续生产力提升的最佳机遇,从科技行业到能源行业再到健康产业,从创业企业到现有企业的研究部门,都是如此。

迈克尔·J·博斯金,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曾于1989~1993年间任老布什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