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三义未来几年中国资本市场IPO存在快速发行

发布时间:2021-01-25 14:36:55 阅读: 来源:橡塑板厂家

王三义:未来几年中国资本市场IPO存在快速发行

“上市公司‘南山板块’跨越一百”高端论坛于2012年3月27日(星期二)下午在华侨城洲际酒店大宴会厅(1/3厅)举行。东方财富网全程直播此次论坛,以下是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三义的发言实录。  王三义:尊敬的陈市长,尊敬的余区长、刘主任,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正如刚才主持人介绍的,今天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心得,其实我和在座各位领导和同志一样心情澎湃,和南山也很有关系。我们赛迪顾问提供上市咨询服务的企业大概在一个月以前也刚好已经挂牌了,包括过会了,就是因为我们发行过会达到了100家,当时我们的心情可以这样形容,我们就见证了中国的资本市场作为一个更大的平台、更大的载体,承载了我们一批成长型的优秀企业,他在这个舞台上去施展自己自主创新和竞争能力提升的舞台,这是我们当时的一个感受。另一方面,这也是我一会儿要跟大家分享的,我认为通过跟企业的领导们在沟通、接触的过程中,我还是能够有机会去体会我们这些企业家们在上市过程中经历的一些辛酸和他们面临的问题,这也是我希望我们在上市培育过程当中应该重点关注的问题,这是第一个问题要跟大家分享的。  第二,关于我们如何借助资本市场,推动我们自身的产业转型升级的问题,我们如何借助成功对接资本市场的企业,已经上市的企业,通过他们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能够带动区域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这是我们一会儿要分享的第二个层面。因为我们在跟前海沟通的过程中,包括现在在做的新型园区的规划过程当中,我们实际上是创新了一种通过金融市场、资本市场带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案例,一会儿可能希望有机会跟大家分享。  接下来汇报的内容分为三个方面:  第一,既然我们希望借助资本市场推动企业自身竞争力的提升,我们想对接资本市场这个大平台,要看未来中国资本市场自身的发展会面临什么样的机遇。  第二,中国的企业在上市过程中,他们面临了一些核心问题,这也是我们在培育的过程中应该重点关注的问题。  第三,我们建议能够创新推进企业上市培育的这些工作的思路和模式,能够跟大家做一些分享。  接下来看第一个方面的问题,中国资本市场去年整体融资的概况。2011年中国企业资本市场IPO融资整体呈现了一种态势,就是“一冷一热”,对外资本市场呈现得是比较冷的,一方面是在中国资本市场的股指持续的停滞甚至下滑的态势。另外,在海外资本市场融资过程当中,由于中国概念股整体遭遇了一些诚信危机的压力,可能去年一年在海外市场融资的企业仅仅有6家,这是一个概况。但是我们要看到在中国资本市场,境内的资本市场却呈现了快速发展的态势,去年中国资本市场总共成功发行上市交易了279家企业,平均一个工作日就是一家多,我们预计未来结合国外的资本市场来看,未来几年中国资本市场还会持续的存在一个快速发行的过程。这是总体来看中国资本市场IPO投资。  中国股票市场筹资的能力,这里分享一个指标,这个PPT反映了2011年中国资本市场筹资是接近于7千亿,6700疑,这是首发IPO融资,我们增发了大概2千多亿的筹资规模,表面看比2010年同比下滑的。但是再分享一个数据,2011年中国的资本市场,中国经济从FDI引入外商直接投资的规模是1100亿美元,其实我们按照现有的汇率测算,大概相当于中国资本市场IPO首发的融资规模,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中国资本市场尤其是IPO的证券市场筹资融资功能已经在发挥重大的资金供应和存贷比例,这是一个概念。同时,我们要看到中国的债券市场去年取得了比较明显的增速,这是我们看中国股票市场融资能力的概念。我们还可以分享一个概念,2011年中国资本市场呈现了过会率变低的态势,中国创业板市场上发生过会的成功率,基本上是相对稳定的态势,它比2010年只下降了一个多百分点,但是中小板发行过会率明显下降,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开板以来最低过会率的一年。这是什么信号传达出来呢?我们认为这是政策在引导不同产业去对接资本市场。中国创业板市场整个136家发审的企业以及过会企业的分布状况。我们认为创业板的“两高六新”的产业分布,2011年体现得特别明显。大概有6家企业,有现代服务业,生产型服务业,像物流产业的有2家企业,还有文化创意产业有2家企业,做文化、娱乐、数字传媒,还有和消费升级有相关概念的企业,它不太符合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范畴,但是和国家定义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吻合的企业,大概占了整个创业板市场95%还要多,这就是一个明显的态势,创业板市场是针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企业提供了一个发展的历史性的舞台。  这是我们对于2011年中国整个发行上市类企业区域类的分布,还是珠三角、长三角,包括环渤海区域,基本上年年是这样的态势,但是有一些呈现了比较明显的态势就是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安、重庆这样一些区域,它这两年通过承接产业转移和自身的产业竞争力提升,中西部地区的企业,尤其是作为承接了东西部地区的企业,最近融资的态势有点加快,这是中国资本市场2011年发审的区域状况。我们超募的比例是在下滑的,但是中国资本市场超募的能力还是提高的,这个图是创业板的概念,2010年创业板上市的企业超募资金接近于500亿左右,到2011年超募资金可能接近400亿左右,超募资金的比例有所下降,但是超募的资金还是大量的存在。资本市场的筹资能力,我们总体认为中国的创业板,包括中小板,投资能力是比较强的。我们认为发行的市盈率重心在下滑,这是跟整个市场的外部环境密切相关的指标,但是行业分化的态势很明显。作为高成长企业,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的一些产业,它的发行市盈率,我们还可以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还是在相对高位去做一个对接资本市场的发行,也就是产业分化的态势在资本市场接受的曾经已经得到了认同,传统产业包括装备制造产业,就不如战略性新兴产业里面有一部分高、新、软、优的企业受到资本市场的认同和追捧更有市场的价值。  对于发审的问题,成长性的打造和持续盈利能力的打造,这是我们企业综合管理能力提升的一个核心理念,但是我们在推进上市培育的时候,我们往往注重的还不在企业管理能力的提升的角度,这也是我们目前在跟企业成长过程中所面临的一些问题,包括我们提供了一些推荐的措施,存在的错位问题,这是关于发审的时候证监会所关注的一些企业在成长过程当中的核心因素。中国资本市场相比FDI对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具有更重要的意义,伴随着我们自身产业或生产资源的结构性调整,可能我们区位的优势和资源优势在不断的丧失,我们引入海外直接投资的资金规模有可能下降,但是我们有一个更大的承载平台就是中国资本市场,这是第一个判断。  第二,未来五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资本市场的IPO融资还会保持持续快速发展的状态,我们可以明显比较,去年大概发行了200多家企业,相对于纳斯达克市场大概有6000多家,对香港的市场来比较还有3000多家,现在总体市场规模在创业板是几百家的概念。如果我们打造一个市值充分稳定,向进出资本对无指产生波动影响的状态,未来资本市场的发行可能达到几千万的规模是可以期待的,这是我们总体判断中国资本市场未来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对于企业的发审一定是持续快速的态势,快速加速企业的上市也有利于去平抑“三高”现象,包括高了募集资金超募,高了市盈率,这都有可能借助快速发展对这些指标做一些平抑。“三高”治理会加速产业内两极分化的现象,我们和企业做沟通的时候,在上市的过程中有些企业连税收的压力都承接不了,你可能不适合于对接资本市场。有哪一类企业有能力对接资本市场呢?我们有一个感触,一个是通过资本市场,你能够提升研发能力获取超额的利润的企业,或者有一些企业能够通过资本的聚集实现自身的规模效应,这种企业也有可能通过对接资本市场,我们实现自身的快速提升,这是我们关于IPO市场两极分化的观点。刚才也跟大家分享了成长性及可持续性,企业的规范运营,这是资本市场未来要对接资本市场类企业应该重点关注的一些指标。我们认为财富类聚集效应对产融结合,包括对企业的资本运营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包括孙总也提到了这些问题,其实孙总他们在上市的时候超募20多亿,这些大量的超募资金放到企业的帐号里存在一个什么问题?给总体的资本盈利能力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你要达到可持续可成长性,有大量的资金闲置,对你如何推动资金和产业类进一步融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包括证监会关于募集资金的使用都有明确的规定,这对企业提升资金和资本的运用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挑战。这是关于资本市场总体判断,核心的思想是未来中国资本市场还是我们成长型的中小企业,包括成长中的企业未来融资的一个核心资本场所。  企业在上市过程中到底关心什么样的问题?我们如何去应对这个问题去提升或提高它对接资本市场的意愿?我们把企业上市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分成三个层面,真正有企业不愿意上市吗?可能有,但也是很少。为什么大量的企业愿意上市,最终没有对接资本市场呢?我们把这个原因分成三个层面:  第一,我们定位为想上、不敢上,通过他周边的情况和他了解的情况,可能有一些示范效应,他会感触到。我们接触很多企业,有些相关企业在上市以后出现了一些情况,包括有一些退市的情况,都给他带来了不好的影响,起到了不好的示范,他就不敢再去上市了。还有对自身规范成本的问题,包括改制过程当中税收的成本,包括一些统筹五险一金的成本支出,都会加剧企业在过会过程当中的一些担忧。一个企业在上市过程当中会有很大的机会成本要面对,可能券商要做尽职调查,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和我们提供中介咨询服务的机构都要翻来覆去的对企业进行尽职调查,但是尽职调查同样会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经营生产活动,我们认为这是企业自身成长面临的一些机会和成本的问题。还有一个层面的问题是企业在上市过程当中的风险成本,目前不管是深圳本地推出对企业上市扶持的政策,还是全国各地的产业政策,都是以资金的形式为主导的。但企业在上市过程当中,有一些风险使他们感觉压力很大,虽然过会率有80%,但是有20%还没有过会,如果没有过会,对企业的打击是致命的,有可能三四年都缓过不过劲来,这是这些企业想上但不敢上的问题,这就需要我们去创新上市培育的机制和模式。  第二,想上、上不了。由于自身的成长性、盈利能力或由于自身在股改的过程当中一些不规范的问题,历史上出资的问题,可能导致想上而上不了,我们通常是这样来解决的。对于成长性不足的,对于自身的过会能力不足的,那我们就要从管理咨询的角度去提升,这是我们的一个核心观点,我们赛迪目前针对大量的成长型企业在提供的一种咨询服务,就是通过提升我们根据资本市场做出的,包括在创业板市场“两高一新”的盈利模式、商业模式需要打造,提前先做好规划,在规划的过程当中,通过我们持续不断的提升业务能力,达到我们对接资本市场条件的时候,我们再去对接资本市场,这是我们的建议。如果我们真真正正出现了想上不能上,自身能力上不了,你要从管理能力的提升、业务成长性提升的问题去入手。  第三,想上、不会上。企业在上市的过程中是一个非常系统的工程,虽然有投行、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咨询机构协助企业上市,但是大量的具体细节性的工作,可能每一个企业都反反复复的要面对,这就是为什么行业内出现职业董秘这么吃香的原因,在整个领域当中,职业董秘和保荐收入都不相上下,到每家企业上市以后退出,他都会有新的机会。这就是企业在上市过程当中,他有大量的具体性的事务性工作要做,这就是我们在辅导过程当中如何去转换思路去做一些事,这是目前我们认为企业在上市过程当中面临的三类问题,可能他在上市的过程当中经常会面临到的,也是他迫切希望我们能够帮他们解决的,我们希望通过上市培育的方式变革,能够协助他解决一些问题。  目前各地方政府在推进上市培育的过程当中采取了一些核心的政策,包括我们的重点工作,跟企业关注之间的一些差异。首先是资金支持,政府的资金支持一定是事后的,是以资金支持为主导的。但是我们企业需求可能是需要以资源型的支撑为主导,这是我们关注的一个核心。一旦他成功上市,即使上市的过程中现金流的压力很大,他需要资金,但他更关注的是我们给他整合一些资源。随着IPO这几年的发展,这个行业发生了一系列的现象,尤其是我们经常看到有过会的企业有这样深的感触,原来企业在过会过程当中没有那么多的负面新闻,为什么到现在只要是每一家企业在上市过程当中招股书一挂出来,大量的负面新闻就会出来。这里面有一个产业出现,我觉得还是要重视,尤其是主管机构要引导规范性。财经类媒体的盈利模式发生了变化,IPO过会企业,包括准备过会的企业,只要有一家招股书挂出来了,最起码100家以上的媒体在这里挂名报道了,要么让你赞助,要么让你做广告,要么会有一些负面的消息披露,其实这些负面真正是企业的负面吗?不一定,但是他会通过招股书捕风捉影的做一些东西,那么企业就想息事宁人,这一批隐性的费用,我们跟媒体沟通的时候,对他们的压力都很大。关于事前在资源的整合方面能够有所推动,有很多这种例子,这是第一个层面。  第二个层面,对于企业来说,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政府去鼓励它、引导它上市,这是一个层面,包括现在推进的上市培育,更多是围绕着上市去讲企业上市的好处,去引导企业上市,包括企业上市过程中怎么进行规范。真正是这些问题,在我们看来应该是专业人员去做的事,而企业应该做的事是什么?去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他们管理层面的事。这个层面反而使我们认为企业更应该在培育的早期重点关注,这也是我们跟中小企业服务中心在承接深圳市的上市培育过程当中,我们加入了产业的研究内容,加入了一些管理咨询对企业的引导,而且通过上一次的培训,整个反馈非常好。我们事前也意识到这种企业需求,但是没有把需求明确出来,第一次培训参会的企业有100多家,200多个人,整个反馈特别好。这是企业在上市过程当中的核心需求,我们要把管理提升需求加以明确。  还有一个是关于定位的问题,目前各地机构的定位也是侧重于服务和引导,但是企业在上市过程当中更希望去给他提供一些指导,甚至是一些操作层面的问题协助他去解决。  还有对象的问题,在上市培育过程当中,我们通常关注的是上市在培育主体,包括产业界、企业界的同志和政府同志,我们更关注的是针对一个产业业态的整体培训,关于企业总部和产业聚集协同的问题。  接下来看主要的建议,我们认为对企业首先要端正或树立一个理念,上市只是一个阶段,只是一个平台,它不是我们发展的目标,它是我们将来在更大的载体上去发展的一个平台,我们要把上市作为阶段性的工作去做,而不是把上市作为一个目标去不折手段的去做。第二,结合上市过程当中一系列的风险,我们建议企业首先要做的是规划,一定要结合自己现有的资源状况和过会的能力,针对不同的板块和业务做好上市规划,这是很重要的。做完上市规划以后,包括你的业务选择和业务规划,围绕自身的核心团队打造,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打造,提升我们的管理水平,一旦到了对接资本市场的成长性,包括盈利能力体现的时候,你再去推进整体的股改,包括引入中介机构去推介上市材料申报,如果上来了就直接是股改的话,一旦出了问题,你挽回的机会就很少。为什么经常出现换券商的问题?其实是券商在尽职调查的时候明确感觉到存在的问题,在过会的时候不具有信心了,企业又心不甘,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包括一些成本都已经投入了,这时候他就会推进,可能会换券商也要推进。我们希望在更早的阶段把问题解决掉,在做规划的时候就去解决问题,这是我们的建议。  其实我们核心的思想是苦练内功,企业最核心的是把成长性打造出来,剩下的事专业的机构都可以帮你分担,但惟独自身的成长性、盈利能力和管理水平,我们是难以短期内提升的。还有一个分享是股权改革一定要和股权激励计划结合在一起,还有在引入风险资本的时候,我们要关注资源,不要过分的去关注资金,当然你有良好的PE股资给你更多的资金,没有错,但更多是要看重资源的整合能力,这里面的资源包括很多方面。有一些产业类投资基金在产业类引导、产业类的配置角度,可能会给你提供很多帮助。有一些综合性的VC、PE,在管理能力的提升和商业模式、盈利模式打造方面给你一些咨询和建议。还有一些是我们可以整合与会里对接的资源,有机会让我们的机会和会里去披露我们企业,包括沟通企业自身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让他们对我们企业有一个理解。这是我们选择VC、PE的时候重点关注的,不仅仅关注资金供给,更重要的是关注资源供给。  我们还要有协同的观念,专业的事一定要专业的人去做。深圳市的一家企业,也是提供服务的一家企业,在过会的时候,就是由于在过会的过程当中,董秘的不专业,当时过会也出了问题,这是我们非常心痛的,采取了很多措施去弥补一句话带来的问题。所以我们还是希望专业的人员去推进,这是对企业的建议。  最后,对政府、对于推进上市培育的机构有一些我们的看法。第一,结合上市主体企业的核心需求,去创新我们培育上市的工作思路,这是我们首先要做的。包括要整合一些资源给企业去分享。还有一方面是创新我们的思路,包括提供的服务、提供的操作内容都要做一些变革。市场主导、政府引导,构建企业上市融资培育新生态,这也是比较重要的,生态环境就包含了媒体的宣传、对接资源的推进,包括VC、PE的嫁接,各地方都做了,也还是不错的。最后一条是非常核心的一条,也是结合深圳市产业转型升级,给我们上市类主体企业、一定过会的企业,给他们搭建一种平台,让他们通过更快的发展去聚集产业业态,去培育、孵化更多的企业对接资本市场,这是我们目前在前海采用的一种模式,包括留仙洞战略性新兴产业园区,我们也在规划的一种模式。通过我们已经上市的一些企业,我们依托它的核心总部去承载一个产业基地,而不是单单的一个企业总部的概念。因为一个企业在成长的过程当中,它对于功能区的需求是无限的,包括我们跟腾讯在沟通也存在这种问题,其实它的业务会快速扩张,在快速扩张过程当中,他对固定资产的办公场所需求很明确,一直在持续不断的增长。如果你仅仅满足于一些大型企业的总部的话,你将来的功能区永远是做不成的。我们要依托上市主体、已经上市的企业,包括他们的上市总部,让他们承载产业基地的产业带动。我们要依托上市企业自身的资本去孵化企业,依托VC、PE对产业的推动,同时要依托政府自身的产业引导基金,三位一体,推动以产业基地的形式,让我们的上市主体发挥他们更大的带动效应。还应该聚焦政府资源,有选择的做一些产业,有一些产业类企业,我们认为它可能需要通过产业转移,而不是推进上市去实现自身的产业升级。因为产业功能区的规划一旦形成以后,我们需要一些空间去承载产业,但是有些产业不符合成长导向的,你一定要推进它做产业转移,才有机会为产业转移腾出来空间发展高端的产业,所以要集中我们资源去有选择的扶持一些产业。另外,我们建议功能前置化,其实我们这次做了7场培训,前3场是在推动企业广泛的宣传发动上市培育,后4场在做上市操作训练营,选60家企业,分不同的企业操作,带他去做改制,带他去做上市的规划,像这种工作,我们希望能够前置,能够拿到上市培育的平台上,让我们的企业能够在上市的过程当中得到更多的智力支撑。  非常感谢,希望各位领导、各位同事有机会做一些交流,谢谢大家!

简约装修

意大利装修案例

海亮艺术华府装修

小户型装修案例